晚云归山

本命萤/荒/竹,最近很喜欢御馔津面灵气入殓师(织雪)。偶尔产产粮,头像来自微博@雘雘子 老师
目前墙头产粮荒竹,lof主阴阳师。其他杂食随意
欢迎勾搭,评论会尽量回复❤️称呼随意,有删以前lof的习惯
我喜欢的cp啊,孤身皆是山河,携手即是人间。

睡前吹一波竹皮吧
我最开始觉得冠军皮应该感觉是会很精致的吧……按决战的话可能会给他添点新元素
最开始还有一点担心……不过还好看剪影和背影我感觉我会喜欢!!
而且没想到真的是武士元素呜呜呜呜我今天才和亲友说武士好啊我超爱,想看竹子穿博雅那样的衣服我觉得超好看的(我喜欢用刀的角色!!)
超级期待了————看剪影感觉超级帅气!
等了几个月感觉都值得了T-T

一点荒竹的小片段


 

 

云山在浪声里暗沉,月色在波光里隐没,所有风尘仆仆、徒劳疲惫的灵魂都安葬在那里。他梦见穿梭在星河里的游鱼,梦见四碎散落的星辰,梦见遥远孤独的流星,在茫茫大雾中坠落进灯塔一般的月影中。


风的声音里有鲸鱼的吟唱声。荒立身在他宇宙的一片小小的土地之上,站起来了,向他伸出手来了。
他会想起夜幕里摇晃腾飞的火星,四散着扑进过路人衣袍里,像云的影子打碎在上面。街市的声音和朦胧的暖光燃烧起来,他感到手被人牵住,手指与手指相贴的每一处都令人沸热的血液平息下来。


夏天的时候,万年竹是时常从汗津津的梦中醒来。光穿过密密的竹林,穿过生凉的木质地板,在席子上投上绿色的透明影子,像流动的树叶的血液。这一片小庭院笼罩在一整片竹林之下,从最初栽下时尚有些幼小,现在已经长得遮天蔽日,连地上都满覆着一层松软的竹叶。


层叠的叶影和梦里缭乱的光流在他眼里交织起来了,那个梦他做了许多年。梦见繁华热闹的街市里,长发白衣的青年将宽阔的袖子挽起,将那雪白的狩衣广袖折叠成一只翩飞的蝴蝶。他的发丝落进粼粼的波纹中,搅动着水中自己的影子。


过往的拿着风车和灯笼的孩子追逐着,将他撞到那青年身上,将他和青年撞入水中。水池中的金鱼都四散开来,他只梦见他和那人都在缓慢地下沉,离光怪陆离的世界远去。


在另一个故事里,也许会有神使伸手将他从虚构的深海里拽出,二人狼狈却又怀着莫名喜悦地在金鱼摊前对视相言;但他故事的结局却是他向那人远去,在茫然的绿色日光中苏醒,回忆着似曾相识的身影,伸向他的那只手,和对方翻飞的白色宽袖。




很久没有写荒竹了

诚邀各位竹粉共吸呜呜呜呜可爱!!

很久以前散步的时候拍的,很适合我的idw

哦哦lof这边还没有发过……
最近手腕受伤大概很长一段时间不会更新了,虽然还是有在画一点点但是进度很慢就是了😂😂尽量凑多图一起发这样
以及感谢还关注着我没有取关的各位谢谢!!

看到大家都扒了决战公众号那口糖我就不发了2333333
真的两个人都可爱死了!!!!T-T—————我戴好我800米厚的cp滤镜挖糖吃

22号画的一组表情,投了痒痒鼠的那个活动
这边还没发过!发上来除除草

我还是没肝出东西来orz
上课很忙每天大概磨个一点点
_(:з」∠)_抱歉啦最近可能都不会更文了……可能什么时候堆出一点东西来发这样子w

[荒竹]小鬼魂 12(end)




————红。





“我希望,至少持续到夏天结束。”

从梦中醒来的时候仍然牢牢攥紧这句话。睁开眼之后感到的是无边的热,像是被下沉的情绪包围,整个人被压在薄被里喘不上气一样。

余日且长。盛夏的时候,天亮得很早,照得人从兀长的梦里清醒过来。整个上午被无尽地拉长,变得须弥而松散。骤然被打乱的生活节奏和几个月前重连,仿佛有些事情从未发生过。

万年竹将那只耳环搁在了书桌上,转身去洗漱。从镜子里可以看到眼下略显的乌青,但他其实并不是太累,反而清醒得吓人。

大天狗给他打过一次电话,在之后发了短信作为补充,多是日例的关照。实际上他并不希望好友陷得太深,但很明显,万年竹有将自己从中间拔除的意识。

如果他想做,就去做吧。他对此抱着这样的态度,对于近乎从未谋面的人,他实在没办法像万年竹一样抱有完全的信任。

但他那种信任从何而来。万年竹清楚这一点,他向来对自己的情绪把控得很稳当。那个人现下只拥有他自己,也只需要他自己。在这种立场下,他已经很难再去对此抱以怀疑,更无法去想除开这些的其他事情。

他要想明白自己在做什么,在过去的时日里,有些事情一度不受控制,像是什么喷薄欲出的东西一样发生了。再去回忆的时候很难想起当时的心情,只能一点点琢磨着对方话,抓紧时间在遗忘之前捕捉到一星半点什么,即使可能只是徒劳。

半夜里被汗水浸得湿透的时候,万年竹只好将自己和自己的精神从积蓄了太多热度的床上捞起来,热风就跟蚊虫一样无孔不入,撑起人的脊椎,把力气从四肢百骸里抽尽。

淋浴头里喷出的水一开始是冰凉的,随后慢慢变烫,浇在手心里倒是不觉得,一沾到平时被衣服包裹的地方才觉得有些过度,往回调整的时候又太凉,无意间抹过一把额头,残余的水珠被风干,像是薄荷一样凉爽。

水和它浇在瓷砖地板上的声音淹没过一切,从很久以前开始就是这样的。狭小空间里像是冰箱的一格,从玻璃门未关紧的缝隙里将夏天挤出去。

夏天的夜晚永远是最好的,骑车时风从耳边刮过去,把某种声音远远带到身后人的耳中。

套上干燥舒爽的衣服从浴室出来的时候没有穿鞋子,赤脚在地板上留下了即刻便消失的脚印,还带着细小的水痕。他看见窗户开着,便过去一把拉上,将里外的温度隔绝开来。书桌上的东西被一股热风吹得乱飞,看着心烦,最好一张张捡起来收拾干净。

荒离开之后他倒是常常画画,过程略有枯燥,但在一个人的时候或许更放松些。窗户究竟是什么时候打开的,他也不记得了,也许是刚刚睡醒还迷迷糊糊的时候吧。幸好昨晚新画的刚刚晾干,没有沾到别的地方去。

老画本中少了一页。那一页本身便半夹在画本里,他撕下来,扔也不是,留也不是,索性暂时夹在当中,也没有去翻过。一时脑热画下的荒,翻遍整张桌子也没有找到。

这是第几日了,他才猛然回觉,发现那个人的面孔逐渐在记忆里模糊。和那时候一样,他再描绘不出来对方的面孔,只记得纯白的狩衣和宽大的袖摆,还有如同早春花朵一般的印象。

仅仅过去了一周,这样的回忆就开始模糊。别人和他本身都在告诉自己要逃离开这个诡异而令人安心的夏天,而他将自己锁在里面,并且是有意识地将自己放在这个陷阱当中。



那一日过得结实又坎坷。每个藏在过去日子里的节点和细节都被捡出来洗刷干净。像是好不容易在纠缠的线在扯出了一根,却又不知道之后如何做下去了。在汪洋中抱住浮木,却不知此行会飘向何方。

他看向海平面上被浓雾遮挡的山,越近一步,雾气便越稀薄,似乎下一刻就要如他所想被风吹散开来。

那想法令他熟悉,仿佛此刻的场景在许久之前也发生过,产生了某种心理上久别重逢的慰藉感。

他一般是个记性不错的人,但是刻意想起时却感到那根线越拨越乱。心理暗示告诉他应该忘掉,能够在下一次提起的时候一笑置之。但是每当有这样的念头时也无法按灭这跃动红光的烟头,只好看着烟灰扑簌簌落到地上,合成一片轻盈的小烟雾。

他想他是喜欢荒的,也能无师自通地发觉那种感情到底代表什么,那可能是一切人类去全心全意爱的本能。以至于整个人都表现出一种年轻热烈的气息,如同晚霞中被火焰包围的云彩一样,向着自己所爱的深夜奉献出所有灿烂的颜色。

湖水泛着波纹,暂时搁浅的爱情在一旁反着光,折射出刺眼的光。红云搅在暗沉下去的天幕中,他忽然觉得似曾相识,是白天黑夜的交替,天地都是一片温暖而安静的颜色。

荒曾经和他说过,那是逢魔的时刻。阴阳交替,活物与死物互相可见,是昏黄光景下的百鬼夜行。

有些线索忽然通顺,他强迫自己冷静下来仔细想。



荒可能从未离开过,只是万年竹再也看不见他了。想到这些的时候他有些犹豫,忽然有深深的失落感,带着微弱的一丝期许,希望着得到与自己想法背道而驰的答案。

要他放弃找寻很容易,只要脱离这样的思想回归正轨即可。但是同时有另外一种选择摆在他面前,需要他拉开帷幕去上演最后一场箱庭中的舞台剧。

你现在明白窗户是由谁打开,也明白画本中缺失的纸页去向何处,只要一步,他就可以从卧室中的小小阴影迈向被红色天幕渲染的窗前。水汽蒸腾起来,他忽然感到很热,像是刚刚从梦中苏醒一般,天和地连成一线,红色的光芒直至远方。

海浪席卷而过,留下了他想要的东西。现在他需要去捡起那闪耀金光的神乐铃,摇动它,带回深海中的灵魂,让他踩上天幕之上为少年而构筑的阶梯。

房门大开着,云飞得很快,他也走得飞快。他脑中忽然有声音告诉他,要趁在红色的天梯消失之前找到荒。

随后,带他离开这个夏天,这次他会好好牵住那个人苍白冰凉的手,再也不会松开。



万年竹走得风风火火,那一寸光沿这窗沿爬升过去,跃下白色的窗框。他感到风从脸侧和发尖掠过,像是那一夜他骑着车风尘仆仆赶到,为了同一个人用尽全力。

荒说过想要一直存在,说过不想走,他就必须把他找回来。赶在逢魔之时结束之前,赶在这一日的黑夜来临之前见到他。

万年竹向着荒离开的那个地方而去,骑车到那里很快。时间短暂,但他却想了很多很多,荒将期望传递给他,而他要去尽力实现这愿望。

无数次走过的路延伸到天边,尽头是夕阳和高架桥。河流里沉着一片昏晓的太阳,闪着粼粼的光,他要到那里去。自行车被停在混着散粉和泥灰的路上,歪倒的时候车轮依然在轱辘地转动。

在太阳即将沉入涓流之前,他看见有人站在河流的那一边,身形瘦削,正看向亮光传来的方向,趋向柔和的金光和红云的影子轻柔地覆在他的鼻梁上,照在他轻微颤动的眼睫上。

他该是像早春花朵一般的人,柔柔顺顺,温温软软,温柔和宽容都该藏在他的眼神下、使那面容融合进背后燃烧的天幕里。

万年竹忽然觉察不出自己身处何方,他向对面喊去,只听见耳边嘈杂成一片的声响,像是白鸟张开的羽翼,翕动着将世界用白色的羽毛包裹。

那人的眼神从天际缓缓移向他,阳光从他的鼻梁爬上发顶,产生了一片小小的阴影。

他在那片灰暗的颜色里,看到有波动的水光。



——到这里来。



在天色还未全黑的时候,他可以模糊地看见眼前的人面上还带着笑容,眉眼不由得柔和下来。万年竹微微侧身开来时,荒看见他身后的人影。

铃声响动,他听得越清楚,万年竹的身体在他看来就越暗淡,更加趋向于深色。他身后的影子却明显起来,黑发的鬼魂站在他身后,示意他过去。

他已经看不见你了,黑色的鬼使这样说,尽早走吧,今晚我还很忙。

那个小村庄早已淹没在了洪流之中,而其中的人却也成为他的枷锁。百人的恶言与性命压得他下坠,落进深海里去,贴在沉软的沙地上,泪水融进海水中去。

那些并不是他所需要负担的责任,但是他已经很累,已经无力走到那片废墟的出口,只能沿着那片荒城的断壁残垣倒下。

但他心里已经完全没有那片城池可以坐落的地方了,他曾经寄予希望与深情的村庄被推动着摧毁,伤到了根系,将他的心上破碎成小小的一块。

留给他考虑的时间是七天,只要他说愿意,便可以走上那一条期盼了百年的黄泉路,从此抛却生前事,将那座城池从他心里根除。

要是不愿意,我也可以帮你开脱出去。

黑色的鬼使意外地认真:你那座村子里的亡魂,随便一条都可以替你挡去生死簿上的名号。

他沉默许久,道:这并不在你的工作范围里。

鬼使血红色的眼睛里却好像发着光:有选择并不是坏事,有想做的事情,便没有人能够阻拦你做。

百年前你无法选择,留在那片废墟,现在你可以踏出那个地方,何必不做。



黄昏下,他看见黑色的鬼使背对着红色的天幕,等待他的答案。他看向四周枯萎的败枝与断裂破损的墙壁,听见有人在喊他。

像是烈日沉入海底,折翼的白鸟跌进深海里,他挣扎着望去,看到有人在海面上伫立着。灰色的人影渐渐转过身来,将死黑的海水带起白色的浪花。

“我也是完全黑白的吗?”

“不是的。”

他想说的还未告诉他,当那人转过身来的时候,他看见那人浅蓝色的眼睛,像是阳光透过深海的颜色,水纹流转间,他在那蓝色的眼睛里看到自己。

他的面孔上覆盖着一小片阴影,是他身处的这片废城。

于是他回头望向鬼使,看到对方心下了然地笑了,随后转身向那片废墟的深处走去。而他明白他要去哪里,他即可穿过梦魇与大海,迈出被海水席卷的城池,到真实的人间去。

他将那岌岌可危的城自心上移去,不复存在。死魂在一瞬间变得鲜活,目之所及之处的颜色开始鲜明。

他心上那寸土之地,还足以容纳下一个人。




end





开学前一天我终于把这一篇文写完啦,打下end感觉如释重负【
很抱歉鸽了很久……主要是逐渐进步之后难以容忍自己以前的文章,所以这篇和之前的写法和风格(可能)会有一些不同,抱歉呀
这篇应该不会再修改了……不敢面对前面几章了2333333感谢看这篇渣文到这里的各位!

第一次写连载格式的文,很多地方的伏笔都写得非常开心!不过对于剧情节奏的把控还是很萌新……大部分主线都被压到最后一章略微有点头重脚轻的……
如果有哪里没看懂可以问我!!因为很久之后再补完很多地方貌似也没在文中好好说明,我自己知道所以没什么问题就怕别人看不懂orz

再次感谢!以后还会继续写这对我最爱的cp的,不过开学了之后更新也会变得很少很少!可能都是摸鱼了2333